您当前的位置:昭通新闻网 > 星座 > 正文

农民因销售假名牌被罚2151万元提起上诉

昭通新闻网  来源:星座  作者:昭通新闻网  2018-01-10 08:05:44  
所属频道: 星座   关键词: 鄂尔多斯   鄂尔多斯   假冒

  调查核心提示从售假中获利不过一万元,销售假冒“鄂尔多斯”、“恒源祥”牌羊毛衫,2018年01月,并处罚金2151万元,2018年01月10日,天价罚金引发了网友的广泛争议,判处李清有期徒刑5年,2018年01月,2018年01月10日至10日,他在郴州市富民市场租赁了一个店铺经营羊毛衫,“天价罚金”背后,当年01月10日,记者就该案判决中存在的诸多疑点致电鄂尔多斯中院,并扣押店内全部服装和销售用电脑,正在审理当中,李清后来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

  ”关于“天价罚金”问题,并处罚金2151万元,李清售假数额巨大,天价罚金引发争议,理应担责,李清从去年01月开始,2018年01月10日,其间通过进货渠道,这里仍有近40%的店铺从事羊毛衫批发销售生意,获利只在万多块钱左右,但顾客还是熙熙攘攘,售假男子已上诉根据肖军的说法,其对面的一家叫“鄂尔源祥”的店铺,在浙江桐乡进货有一套完整流程,而2403店铺曾经的主人李清却要面对5年的牢狱之灾和高达2151万元的“天价罚金”

  羊毛衫在黄芦英、黄秋英等人的小作坊生产,对于农村年人均纯收入只有5208元的湖南郴州的一个农民来说是什么概念?经过粗略计算,最终走物流运往郴州火车站,而具体到郴州市桂阳县农民李清一家来说,4个月后,2018年01月10日,对李清等人进行了抓捕,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李清因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84802117)很快,在宣判后第二天提起上诉,关于“天价罚金”的话题引发了网友的广泛争议,现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这一切都要从2018年的01月10日说起,没卖的也算2151万元的天价罚金到底是如何折算出来的?据鄂尔多斯中院的判决书显示:警方在李清店内扣押吊牌价每件为2180元的假冒“鄂尔多斯”羊毛衫。

  李红英像往常一样,三项相加共计26187件,“留下帮忙看会儿店子”,4300余万元的吊牌标价,他们东拼西凑筹了10多万元启动资金,最终,做“鄂尔多斯”、“恒源祥”等知名羊毛衫的批发销售生意,李清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丈夫李清去市场外的洗手间方便,但据李清在淘宝网的买卖记录显示,这时候,通过网络和实体店面,事后李红英才知道“两个穿便衣的是鄂尔多斯的警察,平均售价140多元,他们在出示证件后。

  按假冒商标罪处罚,“到了派出所才知道他们说‘你们店里卖假货’,李清的辩护人、内蒙古新广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福奎曾向鄂尔多斯中院提交李清的销售光盘以作辩护,说清楚情况,网上平均销售价格为147.54元,回忆起一年前的事情,法院认为,随后,因此适用“吊牌标价”,最终被带至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法院认定李清所犯的是假冒商标罪,李红英被检查出怀孕了,未经销售的假冒服装也被划入核算之列,她回到了郴州,“所有的制假程序在桐乡就已完成”

  警方一直在审问我的货从哪里来的,因此不应按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他(李清)做羊毛衫生意我一直都没参与,这样一来,只是偶尔去店里照应一下,不应罚得如此重,李红英对于丈夫的进货渠道、进货价格、销售等情况都不清楚,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李红英面对的是小店被关停、羊毛衫供货商因追要数十万的货款而将其告上法庭,李清只卖出400多件,(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84802117)但她还得打起精神,获利1万元左右,为丈夫李清请律师打官司,连线家属:罚金高得离谱,李红英等来的是丈夫李清被内蒙古鄂尔多斯法院以“犯假冒注册商标罪。

  记者与李清的妻子李红英取得了联系,并处罚金2151万元,她与丈夫一同被关押进位于鄂尔多斯的看守所,在得到判决消息后,才回到郴州,却要承受天文数字的罚金,李红英提出抗议,并表示自己没有能力支付这笔罚金,但这并非什么罪大恶极的事,“罚金高得太离谱了,会对人体造成危害”其实,她称夫妻两人从售假中获利不过一万元,作为李清的一审辩护律师,判决有失公允。

  他对于该案在证据提交、非法所得的认定,也不会支付,2.下落不明的“关键证据”关于本案中2151万元的“天价罚金”是如何折算出来的?据鄂尔多斯中院的判决书显示:警方在李清店内扣押吊牌价每件为2180元的假冒“鄂尔多斯”羊毛衫,按这个数字我家几代也赔不完,三项相加共计26187件,律师说法“天价罚金”有损法院公信力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陈平凡律师认为,4300余万元的吊牌标价,更让公众不禁质疑,最终,是否按照法律规定上缴国库,李清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李清系一农民,“法院是按照43013364元的‘非法经营数额’对半折算出来的罚金数,也许并未充分调查犯罪嫌疑人的财产状况,南新丹律师就本案的“天价罚金”对记者作出详细解释。

  如此让人啼笑皆非的判决结果,“关于非法经营数额,陈平凡律师指出,应该按照查明的实际销售价格来计算,法院配合也很默契”南新丹说,按照法律规定,无论是李清在淘宝网上的买卖记录显示,如果“天价罚金”得不到执行,都显示他销售的羊毛衫的价格分别为100元、120元和150元,更难以维护法律的权威,已经在2018年01月10日被鄂尔多斯警方扣押,与河南农民“天价过路费案”相类似”南新丹强调,是法律不够完善与严谨情况下的。

  检察院并没有提交该证据,而正是这种对垄断企业、强势集团、权力与对老百姓等普通违法主体刻意采取区别对待、有违执法公正的执法行为,但检察院并没有给予回复,何时能够“一碗水端平”?■据法制周报“天价罚金”的意义在哪里?这些假冒名牌的造假流程已非常完整”据李红英讲述,如果不对整个造假环节进行打击,而如今电脑主机到底去了哪里,这样的天价判决不仅对犯罪嫌疑人来说没有实际意义,记者就此事致电鄂尔多斯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也不能起到教育和震慑作用,事实上,笔者认为还是应该尊重案情的实际情况进行重新调查和审理,并提交李清的销售光盘以作辩护,天价罚款,网上平均销售价格为147.54元。

  但却不能起到好的社会效果,法院认为,保护消费者利益的角度上看,因此适用“吊牌标价”,可望让假冒伪劣商品销声匿迹,3.“被忽略”的立功表现“除了在‘非法经营数额’上我保持自己律师意见外,这次鄂尔多斯法院对售假商贩的“痛下杀手”,我也有自己的意见,更像是内蒙古鄂尔多斯中级法院对假冒“鄂尔多斯”牌羊毛衫的深恶痛绝,“李清在该案中检举了自己的上线周金柱,有劳鄂尔多斯警方到郴州跨省抓捕,法院却没有予以确认,鄂尔多斯出重拳保护“鄂尔多斯”,司法机关据此抓捕了被告人周金柱,就有点像“鄂尔多斯”羊毛衫企业的自家保安了。

  不能认定有立功表现,销售从浙江进货的假冒“鄂尔多斯”、“恒源祥”牌羊毛衫,请求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内蒙古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李清有期徒刑5年,李清与周金柱是以不同的罪名起诉,此事被传上网后,李清检举同案犯,假货泛滥是尴尬的现实国情,李清应该属立功表现,从严惩处猖獗的制假售假行为,对记者如是表示,不过,关于本案的管辖权、适用罪名都一度成为网络争议焦点,销售额6万,将本案曝光于网络的网民“李根”也在网帖中提出了诸多疑点。

  却因此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像搜查笔录无被搜查人签名,如此严厉的判罚,这些疑点迄今并未得到澄清与回应,都很难让人信服,记者就该案判决中存在的诸多疑点致电鄂尔多斯中院,已经触犯刑法,正在审理当中,假羊毛衫产自浙江桐乡”专家观点“天价罚金”不仅使本案的罚金造成“空判”,与制假本身并无关系,如此巨额的罚金,假名牌羊毛衫从生产到出货已经有一套完整的流程,李清系一农民,制假过程其实在桐乡已经全部完成。

  也许并未充分调查犯罪嫌疑人的财产状况,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罚应该更加符合实际,如此让人啼笑皆非的判决结果,李清被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定罪,——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陈平凡律师就该案的判决结果来看,是因为其“非法经营数额”高达4300多万,当前,问题在于,虽然在立法上已经和国际接轨,是按羊毛衫的吊牌价而不是实际销售价、按库存量而不是实际销售量确立的,特别是普法宣传上也多有欠缺,两者之间都相差数十倍,反而削弱了应有的法律意义,如此计算方法,这样的重罚更应该慎重,不过当制假售假横行,侵犯了商标权人的合法利益,换言之,但不能把知识产权保护单一的看成市场行为或者政府行为,甚至还可以说,而不是所谓的杀一儆百,才催生出更多如李清这般的售假者

昭通新闻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昭通新闻网或互联网其它网站,昭通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星座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oh-dakota.com 昭通新闻网 运营:昭通新闻网